<del id="lfnlp"><span id="lfnlp"></span></del>
<cite id="lfnlp"></cite>
<cite id="lfnlp"><video id="lfnlp"><var id="lfnlp"></var></video></cite><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ins id="lfnlp"></ins>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cite id="lfnlp"></cite>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var id="lfnlp"><span id="lfnlp"></span></var>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cite><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listing id="lfnlp"></listing><ins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ins>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cite id="lfnlp"></cite>
<var id="lfnlp"><span id="lfnlp"></span></var>
<var id="lfnlp"><span id="lfnlp"><menuitem id="lfnlp"></menuitem></span></var>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cite>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cite id="lfnlp"><video id="lfnlp"><var id="lfnlp"></var></video></cite>
<thead id="lfnlp"><video id="lfnlp"><listing id="lfnlp"></listing></video></thead>
>生活>>正文

拍跳河视频不幸身亡 为网红梦而死的底层青年

原标题:拍跳河视频不幸身亡 为网红梦而死的底层青年

绍兴29岁小伙直播“跳河”身亡! 浙江叫停“违规直播”已处理25万人

文 | 酒颜君

一个想靠直播赚钱的年轻人死了。

那条不足40厘米深的河流吞噬了郝中友的生命,同时也埋葬了他当上网红不用工作的梦想。

这个猪年的大年初五,很多人正沉浸在欢度新春佳节的喜庆中,身在异乡打工的郝中友依然惦记着自己在短视频平台上的网红梦。

按捺不住的他叫上自己在快手认识的同乡网友,准?#29238;?#32769;铁们”拍一个“那个点”的视频。视频中,可以看到郝中友穿着自制“乞丐”服,跳入浙江绍兴迎驾桥下的三江大河。但不幸的是,他头?#30475;?#24213;,意外身亡。

(郝中友跳水视频截图)

在快手上,跳河视频并不算多新鲜。?#28216;?#32842;的“愚公移?#20581;薄ⅰ?#27700;?#38382;?#31359;?#20445;?#21040;劲爆的吃生蛇、裤裆放鞭炮……无奇不有,总之为了一个666,很多人几乎是在拿命拼。

作为他们中的一员,29岁的郝中友真的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几年没有回家过年的郝中友,化作一坛骨灰,永?#27809;?#24402;了那个他已渐渐远离的故乡。一同被埋葬的,还?#20852;?#24635;?#24184;?#22825;必辉煌”的微信ID。

共同的底色

为了拍短视频或者直播而发生不幸的,郝中友不是第一个。2017年11月8日,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吴咏宁,在一场攀爬活动中失手坠楼而死。

两个生活轨迹毫无交集的人,却以同样的方式与这个世界告别,以他们为代表的这一类短视频拍客们,多数有着共同的底色。

( 吴咏宁极限高空挑战照片)

他们从乡村走出,试图改变个人?#22270;?#22659;的命运,选择或危险或奇葩的手段来收获名利,结果有的发生了悲剧,有的依然无人问津。

郝中友生前的经历不断被媒体起底。

郝父十年前去世,母亲随后改嫁,带着郝中友的女儿一起生活。女儿是他和女友“早婚”的结晶,孩子出生时双方都还没到法定年龄,也就没有领证,这种关系在当地很普遍。因为?#20381;?#32463;济条件不好,在女儿一岁多时,孩子妈妈便消失再也没回来。

(郝中友女儿抱着他的遗像)

吴咏宁和郝中友有着同样的经历,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年纪轻轻辍学开始?#36710;?#31038;会。他在去世后被媒体贴上了“寒门孝子”的标签。

在快手上,很多视频发布者都是类?#39057;?#24213;层青年,他们作为社会的边缘群体,短视频平台是他们为梦想挣扎奋斗的战场。

想通过拍短视频赚大钱的郝中友,现实工作是个配菜员,生活实在拮据,时常靠借钱度日,寄给女儿和母亲的生活费也少的可怜。

(郝中友生前居住的出租房 来源:浙江24小时客户端)

郝中友之前通过直播安昌古镇过年,挣了三、四百元钱。拍?#27426;?#35270;频就能赚到半个月的房租,这对郝中友来讲是不小的吸引力,正是这一次偶然的成功,给了模糊的希望——自己也有可能红,能不用再靠打工赚钱。

吴咏宁也在微博上写下过同样的梦想,“我家庭条件不好、我不是土豪、我只是像(向)着土豪的目标迈进! ”他的家庭在村里同属不?#36745;?#30340;中等偏下水平,在“征服?#22791;?#27004;之前,他支持?#20381;?#29983;活的能力很微弱,有时还需要靠继父接济路?#36873;?#20294;是在接触短视频后,他的生活有了很大起色,能给继父买?#36824;?#25163;机,给母亲治病。

在他们遭遇不幸之后,受到的并不都是同情,很多人觉得他们是不作不死、不务正业、妄?#30002;?#25463;径的脑?#23567;?#32780;“当网红”尽管是很多底层青年共同的梦想,在舆论中却已渐渐变成一个?#23578;?#30340;白日梦。

被嘲笑的网红梦

2016年曾?#24184;?#31687;广受关注的文章《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聚焦视频软件里的这群底层青年,并提供了一个同情性理解的视角:

“他们都是没?#26143;?#27809;有文化、没有地位、甚至没有长相的人,他们从小到大基本不可能获得别人的关注和欣赏。假如他们想获得关注和认可,靠什么呢?他们唯一能出卖的就是身体,通过残酷的自虐来获取关注。”

无论是高空挑战的吴咏宁,还是冬日跳河的郝中友,确实?#21152;?#20986;卖身体、残酷自虐的影子。以习惯过按部就班生活的?#27515;?#30475;,这样折腾成为网红的希望太渺茫,就算凑巧成为网红,也没有什么价值。

(中国乡村版奥特曼5名主创 年少辍学外出打工是他们共同的经历)

可如果代入他们的现实生活情境,这样的选择就?#32536;?#22797;杂很多。如果不是?#38750;?#24403;网红,他们当然也有更现实的工作可以选。比如有朋友建议配菜员郝中友努力去当个厨师,相比于当网红,这似乎是个更?#31185;住?#26356;有希望实现的目标。

可郝中友本人对这个目标似乎并不热?#35029;?#33609;草尝试了两次,就事实上放弃了。在配菜员的工作上,他也谈不上多敬业。据他的工友对媒体描述,工作一忙的时候,他甚至会摔摔打打满口怨言。同时在生活中,他?#19981;?#20511;钱,有时甚?#20004;?#38065;不还;他好面子,穿的看起来比小饭店老板还要体面……

总之,以各种生活图景的碎片?#21019;?#36215;来看,郝中友不是那种通常想象中特别值得同情的底层青年。节衣缩食、勤勉上进、为家人无限牺牲……这些传统可以赋予底层青年的标签,他统统没?#23567;?#26368;值得谈论的,大概只有那个看起来虚幻飘渺的网红梦。这可能也是尽管他遭遇不幸,网上仍旧不少冷嘲?#30830;?#30340;原因。

(郝中友出租房窗外的世界 来源:浙江24小时客户端)

郝中友、吴咏宁们所选择的道路,哪怕在底层青年的群体中,也不是主流。他们想成为网红赚大钱,和一个家境?#37197;?#30340;中产或者富豪家庭孩子想成为明星,本?#22124;喜?#26080;多大差别。成功的几?#35782;?#19981;高,但底层人的白日梦看起来总是会比?#36745;?#32773;的更虚?#33579;?#25110;者说更残酷。

是的,最大的原罪不是梦想,而是贫穷。

模糊的平台责任

无论对于郝中友们的梦想作何评价,年轻人爱做梦的特质无法改变。而众多短视频平台的出现,有可能放大了这个梦想。

2018年,短视频?#24184;?#22240;为巨头争相入局热度重?#36857;?#25472;起疯狂的补贴大战,动辄十亿,百亿的补贴使很多视频制作者趋之若鹜。

“铁锅炖?#20540;堋?“华农?#20540;堋薄?#24456;多底层青年以各种意想不到的方式走红,并获得远超他们正常打工所赚取的收入。示范效应之下,自然会有更多同类背景的人趋之若鹜。

正如电影学院一个学生成为流量明星,必然会刺激更多学生去报考一样。只是走红与否,是众多必然偶然因素的汇集,没有人能预判到底谁会在明天走红,所?#38405;?#20123;一心想当网红的年轻人,也没有人愿意相信自己是在白折腾。

平台之间的商业战争,补贴的重金砸入,有可能在短期内让更多底层青年看到能红的希望。当商战的硝烟散尽,残酷的一面才是常态。按照一份火山小视频的补贴数据看,月入过千元的作者仅有20000人。

(2018年12月31日,正值跨年之际,大连一29岁男子在直播间喝酒后猝死,此前曾长期直播喝酒、喝油。)

对快手等平台助长脑残行为的批评由来已久。疯狂喝酒喝油、吃生蛇,没有基本保护措施的挑战极限等,对于这类内容,舆论呼吁平台应该尽到更大的监管责?#21361;?#21542;则太过危险,而且?#23376;?#34987;模仿。

在意外伤亡事件之后,平台在这方面?#27426;?#20250;越来越谨慎,但管理分寸的把握注定会很?#38480;巍?#27604;如,极限挑战视频目前未被中国?#20013;?#27861;律法规所禁止,而喝酒喝油等奇葩动作又属于个人行为,平台没?#24184;?#20010;明确的准则去判定“危险行为”的尺度。如果过严的审核,本质也是对?#26376;?#33258;由的一种伤害。

对于技术和?#26102;?#19981;妨持以更中性的态度,成年用户应该拥有理性判断的能力。郝中友、吴咏宁们的不幸故事,也许是所有追逐网红梦的年轻人都需要认真面对的教训。梦想固然可以无高下,可是每个人终究都需要对自己的命运负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26790;?#35266;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31471;?/a>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11选5套利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