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lfnlp"><span id="lfnlp"></span></del>
<cite id="lfnlp"></cite>
<cite id="lfnlp"><video id="lfnlp"><var id="lfnlp"></var></video></cite><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ins id="lfnlp"></ins>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cite id="lfnlp"></cite>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var id="lfnlp"><span id="lfnlp"></span></var>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cite><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listing id="lfnlp"></listing><ins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ins>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cite id="lfnlp"></cite>
<var id="lfnlp"><span id="lfnlp"></span></var>
<var id="lfnlp"><span id="lfnlp"><menuitem id="lfnlp"></menuitem></span></var>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cite>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cite id="lfnlp"><video id="lfnlp"><var id="lfnlp"></var></video></cite>
<thead id="lfnlp"><video id="lfnlp"><listing id="lfnlp"></listing></video></thead>
>新聞>>正文

軟文代發平臺可有償刪稿

原標題:軟文代發平臺可有償刪稿

“史潤龍”找到了!濟南17歲初中肄業男子冒充處長 PS奧巴馬合影

近日,記者注冊“軟文庫”,頁面顯示報價單,不同媒體發布價格不同,還有不同的出稿率和投放須知,平臺還提供文章代寫服務。

9月15日,記者隨意虛擬了一篇文章,平臺并未就文章真實性問題和記者溝通,未審核就將內容發布。網絡截圖

9月7日,新華網一份聲明將自我炒作的史潤龍曝光。濟南警方經過調查發現,史潤龍編造各種頭銜,找他人代寫文章在網上發布,造成惡劣社會影響。

記者調查發現,網上有不少所謂的軟文發布平臺,此類平臺對文章內容審核并不嚴謹,給錢便可發布,同時還可提供有償刪稿服務。

律師表示,刊發類似的虛假內容,發布者、軟文平臺方和傳播平臺都需承擔民事責任,軟文平臺情節嚴重則構成非法經營罪,而傳播平臺有監管責任。

“史潤龍事件”引出軟文發布平臺

9月7日,新華網曾發布一份聲明稱,發現有人假冒新華網名義發布《新華網評:“扶貧英雄”史潤龍扶貧金句引發的社會思考》,嚴重損害新華網形象。新華網已第一時間向相關部門舉報,并將根據核查結果依法追究冒用者的相關責任。

濟南警方隨后介入調查,并在9月10日通報稱,經查,史某龍,男,2001年8月出生,山東濟南人,初中肄業。為滿足個人虛榮心,編造了“山東省互聯網經濟研究中心處長”等各種頭銜,找他人代寫文章,PS圖片虛構場景,并在網上進行發布,造成惡劣社會影響。

史潤龍事件帶出背后軟文發布平臺“軟文庫”,多家涉事網站稱有關史潤龍的文章,系"軟文庫’網站編輯聯系我網編輯轉載”。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軟文庫”是一個提供軟文發布、代寫等服務的網站,單篇收費從數十元到上萬元不等,提交后一到兩個工作日內即可發布成功。

一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公關公司會幫很多企業發宣傳稿件,但也是基于新聞事實基礎,史潤龍這種情況,則是出于個人炒作目的,多數企業不會考慮,但也不排除部分企業主想為自身造勢,或者一些“網紅”群體或娛樂圈人士,通過這種方式為自身制造噱頭,所撰文章則會有一些夸大成分。

新京報記者搜索發現,“軟文庫”有代發軟文業務。根據網站介紹,主要業務包括軟文發布、代寫、微信營銷等。

不止是“軟文庫”,新京報記者在網上隨機搜索,發現做軟文代發的網站不少,在百度推廣、QQ群、淘寶都有。

在百度上以關鍵字“軟文代發”搜索,獲相關結果554000個,多頁排名靠前的為百度推廣的軟文代發平臺廣告。在QQ上以關鍵字“軟文代發”搜索,彈出多個帶有“軟文代發”字眼的QQ號和QQ群。新京報記者隨機加入幾個顯示為“活躍”的群中,群內一直在滾動刷著收稿廣告,內文包括多家媒體的價格,多在幾十元不等,并列出多個“優惠套餐”。加群后,即有3個QQ號主動申請加好友,問是否需要代寫代發。而在淘寶上以關鍵字“軟文代發”搜索,彈出的店家有的甚至低至1元。

多個平臺經營軟文代寫代發

新京報記者隨機選擇幾家公司和店家咨詢。“新聞云”平臺一名客服表示,他們公司的規模在業內屬于中等規模,大型公司的話“軟文街”可以算一個,不過他們是比較資深的,老板從業7年,公司成立3年。

“新聞云”網頁信息可見,平臺隸屬廈門七扇門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可見,該公司注冊資本50萬元。而該名客服所說的大型公司“軟文街”,平臺隸屬上海億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可見,該公司注冊資本100萬元。

記者發現,這些平臺頁面大同小異,基本包括特惠套餐、發稿流程等欄目,還提供“成功案例”,其中不乏知名企業。

在軟文平臺上發文章如何操作?以“軟文庫”為例,該網站介紹稱可以發稿的媒體平臺和頻道達3015個,媒體類型包括新華網、人民網、央視網等25家知名媒體和其他門戶選項。可選價格區間則有從0-35元到300-100000元共8個區間,記者搜索看到,最高價為游資網首頁頭條的會員價,25020元,新華網價格從240元到1020元不等。發文章還有允許帶水印圖、允許電話QQ網址、允許帶微信號等選項。

“軟文庫”客服表示,發稿在后臺操作交稿即可。文章一般提交后1-2個工作日發布完成,80%的網站在上午11點之前提交即可當天發布,下午4點之前提交的,當天50%以上可以發布成功。

除了代發,多個軟文平臺還提供代寫軟文服務。不同平臺費用各有不同,智匯藍媒客服表示其平臺一般新聞通稿一篇300元,創意稿500元,專業稿1000元。新京報記者隨機咨詢的一個QQ群里寫手,表示行內價是千字110元,需提供活動方案、品牌方資料等,并需要挑選寫稿風格。

為讓文章發布效果更好,企業會更傾向發布在滿足權重高、收錄率高等要求的新聞平臺上,因此,軟文平臺也相應推出“門戶媒體套餐”、“包收錄套餐”等,其中包含數家媒體,價格在幾百元到幾千元不等。

花高價也可刪除負面稿

新京報記者虛擬了一篇文章并通過“軟文庫”進行發布,在提交文章并支付款項20分鐘以后,“軟文庫”后臺便給出了一個門戶網站的鏈接,點開后發現是通過自媒體號發布在該網站上的。

隨后,記者又通過星空傳媒平臺,將此文章發布在某新聞網站上,該網站頁面顯示其為“上海新聞網”,但通過域名對比可以發現,該網站并非實際的中國新聞網下屬的上海新聞網。

在此過程中,平臺并未就文章真實性問題和記者溝通,未審核就將內容發布。

上述兩篇文章在搜索引擎上并不能直接搜索到。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如果將這些文章作為百度的“新聞源”發表,更容易被百度“收錄”,也就能在百度上搜索得到。

在一個名為“軟文發布/新聞發布”的QQ群中,一昵稱為“A百度新聞源發布”的網友告訴記者,通過其發布的文章可以直接被百度進行收錄,隨后其向記者推薦了幾個“發稿快”的網站,記者通過其發布文章后,果然可以直接通過搜索查詢到文章。

在測試發稿期間,記者向多個軟文平臺要求署名,但未獲得同意。“A百度新聞源”發布提供的鏈接中,文章來源注明是“連州網”和“洞察網”,對方表示,來源標注不能安排,只能按他們的來。

對于可發文章內容,不同平臺要求各有不同。“新聞云”客服表示,違法違規的內容一律不收。星空媒體客服則表示,企業負面不好發,但在溝通中,對方也表示,可以試一下,換個表達方式,標題不寫明負面內容,文案也盡量隱晦一些。

另外,刪稿業務也有,不過刪稿費用會更高,客戶可以指定文章,軟文平臺方面估價。星空媒體客服表示,普通情況刪稿一條1000元-5000元,負面刪稿則一條幾萬,刪不了退費。

刊發虛假內容 情節嚴重構成非法經營罪

北京市一法律師事務所律師周兆成分析,發布虛假宣傳的當事人、軟文平臺方以及傳播平臺對其發布的虛假宣傳都要承擔民事責任。發布者在網絡傳播平臺上如果散布虛假言論、誹謗、侮辱、攻擊他人,對他人造成侵害的,責任由發布者承擔。

軟文平臺方面,有償發稿和刪稿是利用網絡信息傳播漏洞所實施的違法犯罪行為,擾亂了市場秩序,相關平臺實施有償刪稿,如果情節嚴重,獲利超過一定數額,就涉嫌構成非法經營罪。

互聯網傳播平臺方面,對平臺上自行發布或者第三方發布的內容要承擔監管責任。要確保其所發布的內容不得涉嫌違法、侵權等。

周兆成建議,對于發布虛假新聞的始作俑者,不僅要加大罰款力度,還要進行警告、責令限期改正,對于轉播虛假新聞者,應適當的罰款并通報批評,這樣不僅會縮小虛假新聞的傳播范圍,還可以減少媒體工作者工作上的過失。而對于那些題目和內容不符的騙取點擊率的虛假新聞,新聞出版行政管理機構應該建立起群眾舉報監督機制。

新京報記者 劉經宇 周世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11选5套利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