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lfnlp"><span id="lfnlp"></span></del>
<cite id="lfnlp"></cite>
<cite id="lfnlp"><video id="lfnlp"><var id="lfnlp"></var></video></cite><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ins id="lfnlp"></ins>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cite id="lfnlp"></cite>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var id="lfnlp"><span id="lfnlp"></span></var>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cite><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listing id="lfnlp"></listing><ins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ins>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cite id="lfnlp"></cite>
<var id="lfnlp"><span id="lfnlp"></span></var>
<var id="lfnlp"><span id="lfnlp"><menuitem id="lfnlp"></menuitem></span></var>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cite>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cite id="lfnlp"><video id="lfnlp"><var id="lfnlp"></var></video></cite>
<thead id="lfnlp"><video id="lfnlp"><listing id="lfnlp"></listing></video></thead>
>军事>>正文

日本侦察机四天五次绕飞雪龙号,所为何事?

原标题:日本侦察机四天五次绕飞雪龙号,所为何事?

撰文 | 李岩 编辑 | 董鑫

不知不觉,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跟着雪龙号去北极科考已经两个月了,?#28304;?#23478;甚是想念。

目前,自然资源部组织开展的中国第九次北极科考已顺利完成绝大部分作?#30340;?#23481;。截至9月20日,踏上归途的雪龙船已经由择捉海峡、宗古海峡驶进日本海。

正在返程?#39134;?#30340;政知君为大家带来最新报道:

就在雪龙船通过上述两个海峡的过程中,一架日本侦察机在9月18日、19日、20日、21日连续4天绕飞雪龙船,9月21日上午甚至两次“到访”。

他们想干吗?

日本侦察机

9月18日中午,一架黑色直升机飞临雪龙号上空,正在驾驶室操船的二副刘少甲告诉政知君,根据雪龙号的位置和以往经验来推测,直升机应该是日本派来的。

“从望远镜中可以看到,其间直升机的右门一直处于打开状态,机上人员一定是在拍照。”刘少甲说。

半小时后,一架固定翼侦察机再次绕飞雪龙船,机身上的日方标志清晰可见。

接下来的三天,日方同型侦察机接连“光顾”雪龙船上空。

按照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对侦察机机型的了解,这架应该是EP-3,隶属于日本海上自卫队。

这种侦察机有四台螺旋桨发动机,是在P-3C反潜巡逻机的基础上设计而成,带有电子侦察系统。侦察系统收到信号后,测出信号源的方位和?#38469;醪问?#24182;显示在显示器上,同时加以记录,也可用数据传输系统将获取的数据实时传送给自己的作战部队或指挥?#34892;摹?/span>

EP-3侦察机在日本海上自卫队中投入使用时间?#26174;紓?#22312;2001年至2008年期间,日本防卫厅还曾专门拨款对5架EP-3侦察机进行改装,以提高电子情报收集能力。

多说一句,这种侦察机广为人知还是在2001年。

当年4月1日,一架美国EP-3侦察机在中国南海上空?#19981;?#20102;中国空军一架歼-8II战斗机,致使中方战机坠毁、飞行员王伟牺牲,美国侦察机迫降海南。

国际惯例还是特殊?#28304;?/strong>

对于侦察机,“雪龙号”其实并不陌生。

根据海图可以看出,此次日本派出侦察机,也是由于雪龙号航行到了靠近日本的海域。大副肖志民告诉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当雪龙号航行进入日本专属经?#20204;?#20869;后,一般而?#36828;?#20250;有日方公务机或侦察机抵近。

△9月18日,雪龙号?#29366;?#35760;录日本侦察机航迹

“这是一个国际通行宣示主权的惯例动作,我国以及其他国家也会这样做。”这?#20013;?#31034;主权的常规动作,一般包括侦察机抵近绕飞、船只跟随伴行、电台呼叫询问?#21462;?/span>

根据航行日志,雪龙号从上海出发不久后经过临近海域时,日方同样也多次派出侦察机抵近,经过白令海峡时,俄罗斯方面也通过电台向雪龙号询问了一些情况。

  • 7月21日13:16,日本侦察机从雪龙船左舷飞过,右舷日本公务船跟随;
  • 7月21日14:00,日本海上保卫厅联系雪龙船询问上个及下个港口;
  • 7月22日12:12,日本公务飞机通过;
  • 7月23日10:22,日本侦察机飞临雪龙船上空;
  • 7月24日04:18,日本海岸电台询问雪龙船下个港口;
  • 7月30日06:20,俄罗斯海岸电台呼叫询问雪龙船载重、人数、货物等情况。

△注:航行日志记录的时间为船时

此次返程期间,日本侦察机四天的连续绕飞,大都绕雪龙船三圈后离去。这也可以算作国际通行的惯例,符合国际规则。

在2011年11月6日,“雪龙号”进行第二十八次南极科?#38469;保?#23601;曾在琉球群岛海域遇到过EP-3侦察机。当时,侦察机在雪龙船的船头、船尾上空停留了一下,绕着雪龙船上空盘旋了两圈后,扬长而去。

△2011年

但是,肖志民认为,和美、俄等国甚至和过往日本侦察机抵近的次数相比,本航次内日方侦察机出现的频率?#23478;?#39640;出很多,“这不得不让我们认为,是在‘特殊?#28304;薄?/span>

他告诉政知君,在此前的航行中,雪龙船还曾遭遇过日本方面更为不礼貌的挑衅。“如果对方飞机不只是绕飞,其航迹跨越了我方船只的正上空,这就可以看作很不礼貌的动作。另外,对方派出的跟随舰船进行伴航过程中,如果对方舰船开到了我方船只的正前方甚至绕行,由于会带来安全隐患也会被看作是挑衅意味很强的行为。”

而上述这些行为,雪龙号此前?#21152;?#21040;过。

是否有敌意?

根据国际通行的大洋通行规则,民用船只的自由通行是不受限制的。理论上,不论是公海、专属经?#20204;?#29978;至是一国领海,民用船只均可以在不预先报备的情况下进行无害通过。

“毫无疑问,我们的雪龙号科考船属于民用船只。”雪龙号的三副祝鹏涛告诉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

不过,祝鹏涛也说,在实际航行情况下,船只进入他国领海还是很敏?#23567;?#32780;且一些特定的水域内,有关方面还是会有预先报备才可以通过的要求。不过雪龙号也好、普通商船也罢,一般而?#36828;?#19981;会随意进入他国领海,除非是通过较窄的海峡时不得已而为之。而且,为了安全考虑,一些航线、水道是有航向上的具体规定的,就像我们的汽车?#38469;?#38752;右行驶不能逆行一样。

当然,这些看起来很宽松的规则是针对民用船只的无害通过情况的,如果是军用舰船则另?#21271;?#35770;。

既然国际通行的规则已经明确,民船进行无害通过时并不需要报备或申请,那么出发、返航过程中日方侦察机仍多次“光顾?#26412;?#31455;所为何事?

“宏观视角来看,这通常是有关国家对于其主权的一?#20013;?#31034;和展现,例行查证后对方也不会干涉我们的正常通行。如果有民船进入我国的专属经?#20204;?#25105;们也有可能进行相同的宣示行为。只不过我们的海岸线很长,也许无法面面俱?#20581;薄?/span>

肖志民告诉政知君,由于装载有各型科考设备,雪龙号相比于一般的商船在其他国?#24050;?#20013;要更敏感一些。雪龙号如果要在他国专属经?#20204;?#20869;科考作业,必须事先向对方提出申请并获得许可。

他认为,正是因为雪龙船具备大洋科考能力,日方或许会担心我们在临近海域私下进行探测,因此派侦察机绕飞进行查证。?#34892;?#26102;候,侦察机甚至会投下一些监测用的浮标等设备来确认船只行为。

“当然,我们不会去做有违国际法规的事情,也不怕他国来查证。”

船与船“打招呼”

回应他国的查证、询问,这?#38469;?#20110;“公对公”的交流。相比之下,在大洋上与其他船舶相遇要轻松很多。祝鹏涛告诉政知君,船舶相遇则除了提醒避让等例行操作外,有时驾驶员之间也会“聊聊?#39029;!薄?/span>

“我们这次的航行过程中曾遇到一艘美国?#20107;鄭?#24403;时正好是我值班,对方通过电台向我们进行呼?#23567;?#25509;通后发现,对方的驾驶员同样是一位华人,他用中文告诉我,和雪龙船在大洋上相遇非常激动。”祝鹏涛说,对于商船的驾驶员而言,他们还会很好奇科考船上的生活条件、工资待遇等情况。

“如果对方的驾驶员也是中国人,用中文沟通就可以了,如果非本国人,英语就是航海通用语言。”

那?#27425;?#39064;,他们是如何沟通的呢?

祝鹏?#38382;?#20013;有一份航海英语发音对照表,在航海用语中为了避免发音问题导致歧义,英文字母、数字的发音和标?#21152;?#35821;中的发音大相径庭。

就像身份证一样,每一艘船?#21152;?#20854;对应的、唯一的呼号。比如雪龙号的呼号是“BNSK?#20445;?#24403;雪龙号和其他船只通话时,呼号会被读作“Bravo(B)-November(N)-Sierra(S)-Kilo(K)”。

知识点:这套独特的发音规则也适用于航空领域哦!

校对 | 罗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35745;教ǎ?#25628;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今日搜狐热点
11选5套利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