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lfnlp"><span id="lfnlp"></span></del>
<cite id="lfnlp"></cite>
<cite id="lfnlp"><video id="lfnlp"><var id="lfnlp"></var></video></cite><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ins id="lfnlp"></ins>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cite id="lfnlp"></cite>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var id="lfnlp"><span id="lfnlp"></span></var>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cite><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listing id="lfnlp"></listing><ins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ins>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cite id="lfnlp"></cite>
<var id="lfnlp"><span id="lfnlp"></span></var>
<var id="lfnlp"><span id="lfnlp"><menuitem id="lfnlp"></menuitem></span></var>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cite>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cite id="lfnlp"><video id="lfnlp"><var id="lfnlp"></var></video></cite>
<thead id="lfnlp"><video id="lfnlp"><listing id="lfnlp"></listing></video></thead>
>財經>>正文

孤獨的買家:孫宏斌7億抄底樂視 此前150億有去無回

原標題:孤獨的買家:孫宏斌7億抄底樂視 此前150億有去無回

又是孫宏斌,還是孫宏斌。

9月22日上午10點,隨著7.7億元起價的樂視系多項資產拍賣“靴子落地”,孫宏斌將接盤俠這一身份堅持到底。

盡管在拍賣結果出爐之前,已經有市場猜測預言“融創仍有接盤可能”,但最終的拍賣結果仍令不少人頗感意外。今年3月份,孫宏斌曾對外公開表示:“樂視肯定是一個失敗的投資。”半年后,孫宏斌讓融創成為上述資產拍賣的唯一報名者和接盤者。

時至今日,孫宏斌對樂視投入了太多沉沒成本,樂視之于孫宏斌已經是“覆水難收”。孫宏斌的執著從何而來?7.7億買下這三筆資產是虧是賺?兩個山西老鄉手里都還有什么牌?

癡心不改

唯一報名者融創底價接盤

還是孫宏斌!這一結果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9月22日上午10點,多個樂視產業股權拍賣結果出爐,最終以總計約7.73億元的起拍總價成交。根據網絡司法拍賣成交確認書可知,三個拍賣項目的買受人均為天津嘉睿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

天眼查資料顯示,天津嘉睿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注冊于2017年1月,注冊資本為1000萬元,其法定代表人汪孟德也是融創中國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2017年4月,融創中國攜150億資金入股樂融致新(曾用名:新樂視智家)、樂視影業等公司,正是以天津嘉睿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為主體進行投資。

目前,天津嘉睿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持有樂視影業21%的股權,持有樂融致新30.72%的股權,均為第二大股東,本次拍賣結束后,天津嘉睿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將成為樂融致新和樂視影業的第一大股東,也就是說,融創中國以7.7億換取樂視系兩大優質資產的控制權。

從公開信息來看,除了一直默默守候的融創,樂視此次拍賣的三項資產乏人問津。

8月20日,人民法院訴訟資產網發布了樂視三個產業股權的拍賣公告,被拍賣的股權有:新樂視智家電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中31245271.2元出資額的股權、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持有的某公司26183537元出資額的股權、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持有的樂視影業(北京)有限公司21.8122%的股權,它們對應的起拍價分別為13107.031萬元、10983.693萬元、53160.616422萬元;對應的評估值分別為18724.33萬元、15690.99萬元、75943.737745萬元。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后盤和林認為:新樂視智家和樂視影業是樂視網系中非上市板塊比較優質的資產,其中新樂視智家貢獻了樂視網2017年營收的83%,它是一個集終端、渠道、內容于一體的服務提供商,未來還有想象空間。目前受到樂視網的影響,新樂視智家和樂視影業是“池魚”,所以估值是偏低的。新樂視智家和樂視影業由于系非上市板塊,其實際背負的債務情況未有詳盡的信息披露,真實情況外界尚不清楚。

9月19日,天津嘉睿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報名參與這三個拍賣項目的競拍,9月22日,天津嘉睿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給出報價,最終,該公司以底價獲得樂視三個產業的拍賣股權,成交總價約為7.73億元。

而所謂的樂視系兩大優質資產,目前已經縮水嚴重,參照拍賣網站上的評估值,新樂視智家的估值已經在5個月的時間里蒸發79.2%,樂視影業的估值也從兩年前的98億元縮水至當前的34.8億元。

孫宏斌

“一遇樂視誤終身”?

時至今日,孫宏斌對樂視投入了太多沉沒成本,從某種程度上來看,已經是“覆水難收”。在樂視身上不斷“試錯”的孫宏斌會一錯到底嗎?

用36天投資樂視,用一年多的時間從信誓旦旦走向“愿賭服輸”,在與賈躍亭結識的第474天,2018年3月29日,孫宏斌坦言“已經不是壯士斷臂,是砍頭了,以后別再提樂視,歸零了,沒了。”

孫宏斌說:“對于樂視,樂視影業是可以做的,跟上市公司沒關系,我們投資了樂視網、樂視致新,樂視影業今年還會融資,但樂視網,沒有增發資格。”

事實上,融創看好科技創新和消費升級帶來的大文化、大娛樂的投資機會早有時日。2017年,融創通過與大連萬達商業地產13個文旅項目的合作。融創方面認為,在經濟高質量增長、居民收入持續升高、消費升級不斷加速的背景下,文旅板塊發展潛力巨大,其將致力成為中國最大的高品質文旅地產運營商之一。

現如今,拍賣結束,關于樂視影業和樂融致新,孫宏斌已然具備了絕對的話語權,接下來,融創會如何利用這些資產?

與一年多前150億成為“二股東”時候的成本相比,市場人士認為,融創此次花的7.7億很可能是一筆相當劃算的買賣。

“在當前情況下,融創的收購成本不高。”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向新京報記者分析稱,收購樂融致新、樂視影業的股權,對于融創的文旅和相應的產業布局有積極作用。

“融創最近兩年的動作說明它不是一家單純的地產公司。收購完成之后,一部分產業可能還有一些土地資源,也可以為融創所用,是一個比較好的擴張機會。”

自從2017年初百億馳援樂視以來,融創伴隨了樂視崩盤以至其生態體系連鎖風暴的整個過程。

盤和林認為,樂視影業與新樂視智家的業務都是大文娛范疇,融創控股后應該不會“地產化”發展,而是沿著大文娛方向把內容做大做強,應該是孫宏斌將融創中國從地產商到發展其他產業的戰略規劃組成部分。當前,大房企都在尋求非地產多元化發展,大趨勢之下融創恐怕也不能置身事外。

融創目前也會把樂視影業和新樂視智家作為協同地產業務發展的考量,比如社區化、產業小鎮,兩者相得益彰。甚至可能是文娛產業為地產包裝概念,為融創轉型探路,地產則為文娛提供短期變現。

賈布斯回國無期

昔日“生態”幾近解體

被拍賣的(新樂視智家)樂融致新目前是樂視網的最大“底牌”,2017年至2018年上半年,在總資產方面樂融致新體量最大,營收均占據次席。

隨著上述核心資產的易主,遠赴美國安營扎寨、永遠“下周回國”的賈躍亭,距離其一手創立的樂視又遠了一大步。巔峰時期,賈躍亭曾提出樂視7大生態戰略。如今,除賈躍亭始終堅持死磕的汽車生態仍有待觀察之外,其余幾大生態大多一落千丈,且已與賈躍亭的關系漸行漸遠。

除了此次被孫宏斌拿下的樂視影業和新樂視智家,樂視手機業務已在去年上半年全面停滯;樂視體育深陷裁員和資金危機;2017年7月,樂視云宣布停止服務;去年,為償還賈躍亭關聯債務,樂視金融股權易主樂融致新。

就連賈躍亭眼下唯一的曙光FF汽車,目前他也已經不再擁有把控地位:今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公告稱恒大集團已67.46億港元獲得FF第一大股東之位。

賈躍亭帶著樂視網昔日的輝煌和后來的黯淡一并隱退,同時帶走的,或許還有其本人和樂視系那始終難以說清的資金謎局。

2017年,樂視網虧損139億元,成為A股的虧損之王。今年上半年,樂視網再虧11億元。一個對比鮮明的事實是,自2010年賈躍亭帶領樂視網高調上市至2016年,樂視網7年的凈利潤總共不過20億。其市值最高時一度達1600億元。

早在樂視危機爆發之前的2015至2017年間,賈躍亭家族在兩年時間里陸續減持高位套現了約140億元。2017年1月,“白衣騎士”孫宏斌火速馳援的150億輸血樂視,而對此時的樂視來說,150億如杯水車薪。伴隨著孫宏斌全面接手樂視,賈躍亭遠走美國,樂視系在資金泥沼中越陷越深。

與此同時,賈躍亭欠上市公司的67億債務久拖未決。這筆錢怎么還、何時還?這和賈躍亭“何時回國”、“汽車能否成事”一樣,成為共同的待解之謎。

9月18日晚間,樂視網發布公告稱,公司經查詢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公示信息,獲悉公司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北京市朝陽區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9月19日晚間,樂視網發布《關于大股東股票質押違約處置的預披露公告》。公告顯示,國泰君安擬處置賈躍亭質押的標的證券股份。可能導致賈躍亭被動最大減持公司股票3954萬股,其持股比例減少0.99%。賈躍亭所有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已觸及協議約定的平倉線,且賈躍亭先生所有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均已違約,可能導致公司實控人發生變更。

本文為公司進化論原創內容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和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11选5套利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