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lfnlp"><span id="lfnlp"></span></del>
<cite id="lfnlp"></cite>
<cite id="lfnlp"><video id="lfnlp"><var id="lfnlp"></var></video></cite><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ins id="lfnlp"></ins>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cite id="lfnlp"></cite>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var id="lfnlp"><span id="lfnlp"></span></var>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cite><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listing id="lfnlp"></listing><ins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ins>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
<cite id="lfnlp"></cite>
<var id="lfnlp"><span id="lfnlp"></span></var>
<var id="lfnlp"><span id="lfnlp"><menuitem id="lfnlp"></menuitem></span></var>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var id="lfnlp"></var></span></cite>
<cite id="lfnlp"><span id="lfnlp"></span></cite><cite id="lfnlp"><video id="lfnlp"><var id="lfnlp"></var></video></cite>
<thead id="lfnlp"><video id="lfnlp"><listing id="lfnlp"></listing></video></thead>
>財經>>正文

華大基因舉報者王德明變卦,幾大疑點待解

原標題:華大基因舉報者王德明變卦,幾大疑點待解

王德明從實名舉報華大基因,不惜以命抗爭,到如今坐下來進行談判,雙方經歷了什么?這起疑云密布的“舉報門”事件,會有真相水落石出的一天嗎?

本文由無冕財經原創,作者:楊薇,編輯:陳澗,設計師:甄開心,實習生:陳雪瑩

華大基因的實名“舉報門”事件,突然出現轉機。

9月21日,曾經揚言要在9月22日結束生命的實名舉報者王德明,在微博上曬出自己當日前往深圳的車票,并在微博上喊話華大基因執行副總裁朱巖梅,稱“兌現你昨天的承諾,讓我可以實名通過三道安檢進入基因庫!”

▲王德明在微博上曬出車票。

而就在兩天前的9月19日,王德明表示自己“會與華大基因戰斗到底”,朱巖梅也在網上表示,在訴求合理合法的前提下,愿意和他在任何地方見面。這應該是促成王德明前往深圳的重要原因。

無冕財經曾就此詢問華大基因方面,得到的答復是:朱巖梅在律師陪同下,已經在9月20日下午與王德明及其代理律師當面溝通,華大基因希望雙方能在法律框架內行動。

結束隔空對戰的雙方,后續將如何在法律框架內行動還不得而知,但此次“舉報門”中出現的幾大疑點,不知道何時才能真相大白。

從“舉報門”到“遺書門”

今年32歲的王德明,此前曾做過醫生、做過醫藥代表、醫療行業獵頭、新華網健康醫療媒體記者。為何會杠上華大基因?

王德明任總經理的南京昌健譽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京昌健),與華大基因曾是合作關系,主要為江蘇地區的客戶提供生命周期的細胞保存服務,但在今年1月被華大基因解約。

今年6月,王德明以“獨孤九劍王德明”之名在微博上發表《舉報華大基因偽高科技忽悠欺詐涉嫌賄賂官員,大規模套騙國有資產》一文,提到華大基因聯合碧桂園套騙國有資產,并指出華大基因是一個偽高科技掩蓋下詐騙地方政府免費土地和財政補貼的房地產奸商。而舉報的原因,就是因為華大基因單方面違約且拒絕給出任何補償。

對于南京昌健與華大基因之間的解約糾紛,華大集團首席執行官徐訊回應稱,2016年4月4日,華大研究院與南京昌健簽署合同,約定由研究院向南京昌健提供細胞保存等技術服務。但是,2018年1月,南京昌健未完成合同目標,華大研究院便與其解除合作。

華大基因還發布聲明稱,從未授權南京昌健以“國家基因庫細胞中心江蘇運營中心”的名義開展活動,亦從未授予王德明“國家基因庫細胞中心江蘇運營中心主任”之身份。

“舉報門”事件發生后,王德明與華大基因就此展開持續數月的拉鋸戰,雙方各執一詞,還互相起訴對方。

9月14日,王德明在個人公眾號發布《遺書:9月22王德明將在國家基因庫總部跳樓自殺,寫給這個世界的遺言》一文,表示自己將于9月22日在國家基因庫總部跳樓自殺,并已向江蘇衛計委舉報華大基因非法行醫并使用三無醫療器材,有3255條證據。

在上文中,王德明還提及,根據合同南京昌健應得收益1749萬-7741萬元,他提出只索賠最低額,同時承諾有生之年不再提華大二字,甚至不再接觸基因這個行業。不過9月21日,無冕財經發現這篇文章已經被刪除。

在王德明拋出“遺書”后,華大基因于9月15日在微信公眾號發布《珍惜生命,尊重法律》,稱“真心地希望并懇請王德明,珍惜生命,也不希望有任何悲劇和極端事件發生”。

而對于王德明要索賠1749萬的賠償,華大基因質疑這是王德明索要封口費,并通過上文回應稱,“查閱了雙方簽訂的所有合同,并沒有任何的書面提及(索賠金額),而是他(王德明)在和華大同事一次當面溝通中,自己拿了一張小紙條,通過自己的假設,算出來的。”

9月16日晚,王德明再度發文《螻蟻的吶喊:對華大基因所謂“王先生珍愛生命”回應的回應》,聲稱自己將在9月22日自殺前公布存有華大基因相關證據的云盤密碼,并在身上攜帶U盤以供警方使用。王德明在該文中表示,華大基因一直想抓他去坐牢,還找真假警察、記者、冒充快遞、冒充公關的人和他見面,以便進行抓捕。

但事件很快又轉了一個方向。

▲華大基因“舉報門”事件發展過程。

9月19日,王德明發布微博稱,保證自己不會結束生命,“謝謝大家都散了吧,相信國家相信法律,繼續與華大基因戰斗到底!”兩天后的9月21日,他在微博上曬出自己從南昌前往深圳的火車票,并@朱巖梅,喊話稱“兌現你昨天的承諾,讓我可以實名通過三道安檢進入基因庫!”

雖然王德明放棄自殺,但他與華大基因之間的拉鋸戰仍在持續。

幾大疑云待解

王德明與華大基因已經正面對壘,但“舉報門”背后的各種疑團,不知道何時能真相大白。

王德明曾在文章中提到,華大基因在回應中所稱的合同是《國家基因庫技術服務合同》(以下簡稱合同),其實只是合作中的一份合同,事實上還有一份合同是《國家基因庫細胞中心江蘇中心》(以下簡稱中心),但華大基因一直未正面回應,試圖混淆視聽。

他強調,《合同》與《中心》的主要區別在于《合同》只是江蘇省,但《中心》是華東地區;《合同》只是細胞樣本采集,采集完給華大就行了,但《中心》是采集、存儲、科研及未來應用,全流程一體化;《合同》期限是四年,《中心》是長期,不設期限,因為給客戶提供的都是幾十年且重復再循環的長期服務。

對此,華大基因對無冕財經表示,王德明所說不實,華大研究院與南京昌健只簽署了《國家基因庫技術服務合同》,不存在兩份合同。

而對于華大基因解約原因是王德明一方未完成指標一事,王德明也承認情況屬實,但他強調這個成績也依然是全國第二名,也就是說大多數合作方都沒完成華大基因的指標,而完不成的根本原因是出在華大基因身上。

對此,華大基因對無冕財經解釋稱,公司對于合作伙伴的考核建立在一套完善的業務質量衡量體系之上。以南京昌健為例,按照雙方簽訂的技術服務合同,對方2017年年度樣本任務目標為300例,實際完成17例,完成比例僅為5.7%,遠未達到考核標準。

華大基因還提到,在協議存續期內,南京昌健不顧研究院的口頭和書面提醒,在沒有獲得研究院和深圳國家基因庫授權的情況下,多次違規使用國家基因庫、華大品牌,甚至以國家基因庫的名義發表相關言論,對行業秩序和國家基因庫的正常運營造成了嚴重滋擾,客觀上對公眾造成了誤導。因此,研究院與其合法解約,屬正常管理行為。

▲王德明在微博上公布的華大基因舉報材料封面圖。

但對于王德明所指出大多數合作方都未能完成指標的說法,華大基因并沒有正面回應。

除了南京昌健與華大基因之間的業務問題外,王德明舉報信中所列舉的問題,也引發了外界對華大基因的關注和質疑。

王德明舉報華大基因聯合碧桂園套騙國有資產,并舉出惠州、蘇州以及云南等地的項目,稱華大基因以“高科技”和“國家基因庫”名義向各地方政府拿地后,轉手給碧桂園和萬科等地產開發商,獲取更大利潤空間。他表示,華大基因用此模式在全國各地圈地,不同的城市大同小異,都是“小鎮”、“科技城”、“產業園”等。

▲2014年,華大基因西南庫開工儀式現場。

但華大基因對無冕財經一再強調,從來不會從事房地產的開發經營業務,王德明的說法嚴重不實。

在王德明與華大基因隔空對戰的幾個月中,雙方之間的訴訟也在進行。

7月13日,深圳華大生命科學研究院在南京對南京昌健提起不正當競爭訴訟。原定9月11日開庭,華大基因的員工在9月10日已經飛到南京,華大基因對外表示王德明以妻子引產為由申請延期開庭。

但王德明在《螻蟻的吶喊:對華大基因所謂“王先森珍愛生命”回應的回應》一文中表示,9月11日開庭當天,自己從法院被警方帶走詢問。

9月21日,無冕財經研究員曾嘗試聯系王德明,但手機與微信語音均未能接通。

王德明此前曾提到,手機不敢開機,怕被警察定位跟蹤,自己不能上網,也將手機SIM丟掉,因此華大基因再發表什么信息也不方便及時反駁。但隨著9月21日王德明抵達深圳,雙方的隔空對戰也將告一段落。

一位不愿具名的醫藥行業咨詢師對無冕財經分析,對于王德明來說,此次事件若能有效解決,他依然面臨企業瀕臨破產、資金鏈斷裂等問題。而對于華大基因來說,更值得警惕的是經營情況。2018年上半年,華大基因的現金流量凈額為-7904.38萬元,同比下降322.19%。重塑投資者信心,開發市場時守住紅線,承擔起相應社會責任都是需要注意的問題。

在王德明發布“遺書”后,華大基因(300676.SZ)股價曾出現重挫,但很快翻紅。 9月21日收盤,華大基因上漲1.61%,報67.03元。不過,其市值為268.19億元,與曾經的千億市值相差甚遠。

版權聲明

本文由無冕財經原創,版權歸無冕財經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11选5套利刷水